办事指南

谷俊山事件与太子党内斗

点击量:   时间:2017-12-04 12:16:20

当局玩法与说法都风险日高 谷俊山的玩法很猖狂,以至于北京军区立即组织核安全清查紧急行动,连军队医院的核医疗设备都不放过知情人士透露:刘源曾一度怀疑谷在食物中给他投放微量放射性物质,经过半月体检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日本一家驻北京的媒体记者听到了几经转传的消息,误报北京郊区发生了核泄漏而险致外交事件 面临十八大,太子党泾渭日显,以胡德平与刘源为代表的新势力决心与曾习代表的旧派分手 党政两方面任期均已不长的温家宝再次提到“政治改革”设想,此令体制内开明派颇为心寒大多认为这是温的悲鸣乃至于“遗愿” 早在去年上半年,中共最高层就通过外交途径表达对政治改革的忧虑,即敏感消息通过传统的“出口转内销”方式向国内知识精英阶层透话,希望争取到后者的理解最明显的例子是《印度时报》网站获得极内幕消息,在隐去消息来源的条件下,向公众介绍说:“中共党内对开展政治改革存在分歧,担心这将为不同政见和动乱打开闸门” 胡德平指绝大部分官员腐败 正是政治改革被实质搁置,导致了腐败新一轮的猖獗对此,中纪委培训处处长李永忠在《炎黄春秋》二○一一年八月号上撰文称:“从反腐蚀到反腐败斗争,‘形势仍然严峻’、‘任务仍然繁重’已经成为历次中纪委全会报告以及向历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报告的惯用词组” 中共的腐败究竟到了什么程度,有些国内民间学者进行了量化研究,大体认为每年至少五分之一的GDP被腐败拿走,腐败的增长速度超过了GDP增速也许由于研究相对专业与他们的社会地位极端边缘化等原因,此类结论未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但是,胡德平给出了上述理论成果一个形像化证实,在他的实名微博上说:“我们的官员百分之九十六都贪污、包二奶,这样搞很危险”,“人民不跟我们玩了,我们就玩完了!” 胡德平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为人正直不亚于其父,而说出如此“出位言论”,可见中共腐败之烈就连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长马馼在私下里也不得不说“腐败已经完成了系统化构建,反腐胜算已无可能” 面对“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的悖论,以胡德平为代表的太子党开明派试图挽救中共亡党命运,当然也是在为自己家族的安全考量毕竟全面性的社会暴动也会将他这样的清廉党官屠为天街公卿肉近期以来,胡德平通过组织“纪念十一届六中全会历史问题决议三十周年”以及“纪念粉碎‘四人帮’三十五周年” 两大活动,积极表示推动高层政治向右微调即“不失时地推进政治改革”的愿望 正统派太子党遭内部质疑 未经证实的消息说:至少已有四位政治局常委通过私人管道向胡德平表示“将认真考虑您的建议并在适当的时候给出回应”,但是与胡德平做文武呼应的刘源(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幼子)对此表示不信任与此同时,前年北京小道消息所说的“曾庆红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任命,胡德平可以影响一批人的前途”之说法得到一定程度的证实(有关胡德平影响的说法,可见《动向》杂志二○一○年五月号《胡德平有远略赵启正乏见识》一文) 胡德平是老牌的太子党开明人士,但是能够成“派”恐怕是他本人也不曾想的事情与他有同样焦虑感的刘源因放言不惜抛弃地位与性命而反腐,让人们突然发现胡刘不仅已是太子党开明派的两大领袖,而且他们似乎刻意地把自己打扮成主流太子党曾庆红与习近平的“对立面” 曾庆红虽然仍有对十八大布局的影响并一直与周永康明里暗里地操纵政法系统镇压异见者,以及努力为石油与军工两大支系谋求政治优势,但他因帮江泽民设计“以腐败换团结”的政策而痛遭太子党开明派批判据传,陈云的女儿已经声言与习家断绝私交,这很可能影响到陈元在十八大的晋位从另一个方面看,就是太子党的某个具体家族也存在反感腐败与深陷腐败的矛盾 至于习近平,党政军大权归诸一身势成必然,但其在福建省长任上保护江系铁杆贾庆林家属贪腐不受揭发,以及在上海保护陈良宇手下众多党羽,亦被太子党开明派所不齿正是在太子党内部矛盾并涉及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情况下,刘源亦如胡德平一样放胆直言,并以盯死谷俊山为险棋向江胡二人叫板最后,迫使中纪委与中央军委不得不介入拖了两年之久的谷俊山案,将谷双规 刘源挖出江胡军中秘密交易 谷俊山由前武警司令吴双战(上将衔,已转全国人大任职)保举得到军内仕途重要升迁吴疏通的前期关系人是曾庆红与江泽民,使谷晋升少将军衔作为江对胡的“一项拜托”而在二○○三年七月实现由于吴对续掌军权的胡锦涛百般奉承,其关系人也顺利得到胡的认可,使谷于二○一一年得升中将军衔,而此时军内联名揭发谷经济问题已近两年时间军内知情人士都知道吴及其河南籍势力是江胡之间的军内缓冲区,以至于吴在涉及重大经济违纪问题被调查了四个月之后,从武警现役转到全国人大内司委任副主任此中另一吴(即吴邦国)按江的指令而行“保吴”之策即把吴纳入全国人大体系,可谓功不可没 也正是谷俊山的后台硬、涉及关系复杂,刘源在拿谷俊山“开刀”之前,才放话说不惜抛弃现有地位和身家性命 作为曾在武警服役并任要职的刘源,彼时地位确实比吴双战低一格,如一九九七年吴以武警副司令兼参谋长之职晋中将衔时,刘源是少将衔的武警副政委据传,吴刘二人在武警时矛盾很深,此亦为刘于○三年由武警转总后的主要原因 谷俊山图制造核泄事件 中共军内亦是派系复杂,按省籍划分更是最明显的标准如谷俊山与吴双战均系河南省人且同是一个地区(市),而前军中腐败巨头、海军副司令王守业亦为河南人少为外界所知的是:谷俊山在被双规前已经获得消息,但他不以为然,竟然说“要完大家一起完”,并自己驱车到北京东郊一处核设施企图制造人为核泄事件此举令中央军委惊恐万状而不得不诱劝其放弃冲动,以保家人不受追查 为了权力和利益,中共内部的派系斗争永远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