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何清涟:权力交接中胡温最大顾虑是什么?

点击量:   时间:2017-08-02 15:02:43

薄督在重庆玩政治“蹦极跳“之后不久,“红二代”议政也渐成中国一大政治景观这个群体的父辈之间恩怨纠结甚多,对中国未来政治出路的看法也并不相同让他们坐到一起来的原因除了身份认同之外,还有以下几点:1、现阶段他们在利益集团中被边缘化;2、对目前的腐败高度不满,对中共统治有严重的危机感在中国当局严厉控制言论与聚会的情况下,“红二代”能时常聚会批评时政,且不被当局扣上“阴谋颠覆政府”之类的罪名,国人谓之“讲真话的特权” 所有这些,都给现政治局常委这个拥有最高权力的群体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第四、五代权力交接在即但在专制政治中,前一代交班时最大的愿望是“平安下车”这一“平安下车”,不仅指权力交接过程的“平安”,还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本届领导的政绩不要被继任者否定;二是本届领导层子弟的敛财不要被清算自古至今,中国的政治哲学中关于“谋国谋身”之说,几乎形成了一套完全的 “理论体系”,最被认可的就是“谋国也须善于谋身”明万历朝名宰相张居正善于谋国,但死后却被抄家毁坟,家人下场异常悲惨,被认为是善谋国不善谋身的典型,后世官场引以为戒中共的政治险恶异常,官场普遍有此考虑,即使是做个市县级官员,在权力交接后都希望留下一些“自己人”,以免出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改革开放以来,中共高层权力斗争形成了一条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即可藉反腐为名打击对手帮派首领的羽翼,但一般不会波及子女近20年以来,两位政治局委员陈希同与陈良宇先后入狱,但身家过亿的太子党们至今都未被追究经济犯罪因贪腐落马的官员,基本上出身平民,还有少数是贫寒农家的“苦孩子”但这种格局能否长期维持第四代领导层似乎并不是绝对放心 中国的新老“太子党”之间有矛盾英国《金融时报》 2010年3月29日那篇“生而为钱的中国太子党们”曾提到,以第三、四两代党与国家领导人子弟为主的新太子党“利用金融行业来分享经济利益,牺牲者不但是外国投资者,也包括和中国的革命政权建立者有着血脉关系的“老一辈”太子党”也正因为第四代领导层看到了这种不满,任清华同方威视集团董事长之职的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在为取得机场港口扫描设备合同,涉嫌行贿非洲纳米比亚政府事发之后,离开了商界,现为清华大学副秘书长、兼任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院长温家宝之子温云松也在2010年离开了他创办的新天域公司(主业是私募基金),任职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相关属下单位 第三代江、朱离任后,并未对子女做此安排,是因为他们深知胡温两位性格,对此可以放心 第四代这种“谋国谋身”的考虑能否奏效,得看第五代政治局常委由哪些人担任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是出了名的“黑打”,年轻时又有“文革”时期“叛父”的传闻,这种“强势”,确实让人望而生畏更何况自2011年开始,“老太子党”圈的边缘人物频发议论,公开批评第四代领导层无所作为,将国家“引导到错误方向”第五代上台后要杀一批腐败分子立威,更是这个圈子的口头禅所有这些直接间接因素,决定了薄督不是一个让现领导层放心的人 再看双方手里的牌制度化资源的正当优势与非制度化资源的台底优势,在中共权力斗争中一直处于微妙的共生状态现任中共政治局九常委再不济,其拥有的权力是名正言顺的制度资源“太子党”身份这种非制度化资源,在江泽民时代,因元老大都健在,因而具有实质性影响;在胡锦涛时代,元老们相继谢世,政治影响已经虚化在不发生兵变、政变等非常规权力斗争之时,制度化资源具有压倒性的正当性优势,这就是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的由来 薄熙来以地方诸侯之身,想重塑意识形态并构建新模式,并为此采取了一系列行动,是中共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破局”之举,这种“破局”实际上就是一场政治豪赌,王立军事件发生后,薄已经相当被动,其结局如何,既取决于胡锦涛等领导层的目的是什么,也得看薄督今后的应对如果薄熙来手中并没有掌握可以翻盘的大牌(他的拥挤护者几乎都一致认为他手中有牌且不止一张),视其态度,其结局大致不外三种:张百发式,自愿退居二线,干点光拿钱不掌权的活,让中央放心;程维高式,因违纪而接受处分退休;陈希同式,先在秦城住上几年再保外就医至于网络上那“绑上菜市口”的性命之忧,只是网友调侃罢了 与前几代相比,“今上”算是一个不喜折腾、遇事留余地的主子,交班前夕,国事多难,天步维艰,“平安”第一更何况薄督也算是“黄带子阿哥”,毕竟是“党内家务事”,闹到天崩地裂的程度,也很不值,更何况国内外还有那么多“心怀叵测”的“反华反共势力”,正等着看党的笑话呢以前铁幕时代,毛泽东将林彪逼到了温都尔汗,可以张嘴说林彪如何坏,自己如何正义现在网络时代,一切都是半透明,斗到最后,落个狗咬狗的恶评,也很不划算 综上所述,中共这种明规则与潜规则犬牙交错、互为影响的权力交接方式,不仅成成为失败者的囚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