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美国走到违约边缘,信用面临降级

点击量:   时间:2019-05-08 06:20:00

华盛顿——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违约在即,一家大型信用评级机构警告称,美国的评级正处在降级边缘,它将为此付出高昂代价而本周二晚上,众议院共和党试图结束政府停摆并延长财政部借款权限的努力却以失败告终 周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内华达州参议员哈里·里德来到了他在美国国会大厦的办公室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众议院共和党领导层提出了结束财政危机的最新建议,但却未能获得足够多的支持之后,参议院的民主党与共和党立即重新启动谈判,以便找到一条两党都赞同的前进道路一名助手称,协议即将达成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内华达州参议员哈里·里德(Harry Reid)的发言人表示,里德乐观地认为,他和共和党领袖、肯塔基州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之间的“协议是可以企及的” 剩下的时间非常有限,决议无法在周四之前得到国会批准并送交奥巴马总统的可能性已经增加,而这时,政府只剩下手头的一些现金来支付联邦的账单了 “情况非常、非常严重,”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警告说,“共和党人必须明白,我们已经输掉了这场战斗,正如我几周前预测的,我们赢不了,因为我们要求的是一件无法达成的事” 人们原本以为,本周二,华盛顿已经处在了解决财政僵局的边缘,但这一天似乎却预示着混乱和节衣缩食这场尖锐的争论,最初的焦点是给奥巴马标志性的医保法案削减经费,但在众议院里,争论的议题实质上已经降格为议员及其工作人员,是否应该有别于在企业工作的大多数就业者,需要全额支付自己的医疗保险保费,以及如何限制行政部门利用灵活性,在最后期限后设法抬高债务上限 尽管如此,众议院议长、俄亥俄州共和党人约翰·A·博纳(John A. Boehner)和他的领导团队一整天都在反复尝试,希望部下支持一项重开政府、提高财政部举债上限,但交换条件与最初反对为医改法案提供资金的立场相比大打折扣的提案然而众议院里坚定的保守派和一些较为务实的共和党人差一点就公开反叛,领导层被迫两度放弃自己拿出的提案,当晚第二次出现这种情况后,议员们回家过夜,等候关于周三如何继续议事的决定 “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共和党国会议员全国委员会(National Republican Congressional Committee)主席格雷格·沃尔登(Greg Walden)说他从博纳的办公室出来,宣布周二晚上不会进行表决 在众议院遭受挫折之后,焦点又转回到了参议院之前参议院的领导层暂停了会谈,因为参议院共和党领导层决定给众议院一个机会,为参议院正在制定的措施提供一个替代方案 根据参议院即将达成的共识,政府在1月15日之前将继续得到资金,债务上限问题则延期至2月7日参众两院的谈判者们需要在12月13日之前,就未来10年税收和开支的详尽蓝图达成一致推迟对医疗设备征税的提议已经从共识中删除,一同删除的还有针对参与医保交易所的自行保险的工会和企业征收一项繁琐税目的计划条文中唯一留给共和党人的,就是对在保险交易所购买保险时申请保费补贴的人,进行更严格的收入核实,但具体的表述仍在谈判之中 目前还不清楚参议院的方案能否在众议院得到通过,甚至连博纳是否会让众议院进行表决也不清楚周四之前能否产生决议似乎也同样掌握在一些参议员手中,这些参议员曾经徒劳地试图把削弱《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当成给政府出资的前提条件,包括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人特德·克鲁兹(Ted Cruz)和犹他州共和党人迈克·李(Mike Lee) 如果里德和麦康奈尔最终达成共识,参议院的领袖们预计将在国会斡旋,进而允许里德在周三迅速将该项共识交给参议员讨论如果参议院一致通过,同一天将举行最终表决但如果参议院的强硬派反对,参议院就需要等到周五,届时再获得60张选票停止辩论如果再遇到阻碍,就意味着最终的投票将于周六进行,届时,这份提案将回到众议院,到时需要民主党人压倒性的支持和少数共和党人的支持才能通过 鉴于参议院已经取得的进展,国会民主党人和白宫官员周二谴责了博纳的举动,称在两党已经接近达成一致之际,此举是在试图破坏参议院的两党谈判 在局面混乱之际,信用评级机构惠誉(Fitch)将美国的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并警告说,国会的顽固已经将美国政府的全部信用置于风险之中 惠誉发布上述消息的同时,财政部表示,手头仅剩350亿美元的现金财政部预计,继续支付政府的所有开销,到周四将穷尽所有“非常手段”,以至于在未来的日子,这些现金加上任何收入都无法支付政府的开销 随着美国政府越来越接近债务违约,投资者也在要求,借钱给政府应当获得更多补偿短期国债的收益率飙升到了多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惠誉警告说,美国国会“没有及时地提高联邦债务上限”惠誉说,该机构“仍然相信债务上限将很快提高”,但是“政界在危机边缘角力的做法,以及融资灵活性的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