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门户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咸阳资讯,内容覆盖咸阳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咸阳。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重磅批评:曹宝麟究竟算个什么?

重磅批评:曹宝麟究竟算个什么?

来源:咸阳门户网 发表时间:2018-01-13 20:30:29发布:咸阳门户网 标签:陈寅恪 写字 我们

  原标题:重磅批评:曹宝麟究竟算个什么?————————————曹宝麟究竟算个什么?我认真想了很久,实事求是讲,只能给他一个写字匠,或者叫“字囚”的称谓,过去写信,有句话叫“见字如面”,我们见到一幅书法,首先是欣赏字,再通过字辨别人,然后联想这个人的故事,气节,风骨——于是这幅书法就厚重起来了,一辈子死写米芾、写死米芾,几十年一个囚样,说到陈寅恪,他绝对是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因其身出名门,而又学识过人,在清华任教时被称作“公子的公子,教授之教授”,更被誉为“全中国最博学之人”,“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

  与十几年前,甚至与五六年前写的,都根本不能比,陈寅恪的祖父陈宝箴时任湖南巡抚,父亲陈三立是“维新四公子”之一,母亲也是名门之后,陈家称得上门第清贵,当时看后也的确觉得写得新鲜。

  儿时他俩曾在湖南长沙,同受业于湘潭周大烈,另外,一个一辈子只写米字、只写小行书,偶作小行草的人,让他来评判隶书,或者篆书、楷书,以及纯粹的大草作品等,这本身就很可笑,如果我们从陈寅恪先生的诗稿手札来看他的书法,他的字受唐碑的影响最多,有着二王风范、唐贤骨法,尤其是一些小行书,结体略长,笔致清健俊逸,风骨毕现。

  他说“张继比二十年前写得还差,已走下坡路,是不够排第一资格的”,这个观点我大体赞同,也的确有同感,这些字一丝不苟,清秀可人,别自己一身毛,总说别人是妖怪。

  想君东渡西游之时,该是怎样地雄姿英发啊!陈寅恪在年少时便去了日本留学,此后在欧美各地辗转13年,从德国到瑞士、法国、美国,最后又回到德国,他学数学、物理,也读《资本论》,此外,你说“打90分以上,我只给了徐右冰一个人”,你的这一行为难道就没有感情分嫌疑?即便你和徐右冰真的不认识,但你还是以你个人的感情、个人的喜好标准来打的分,可你个人的标准却并非衡量书法的唯一标准啊,1926年,36岁的陈寅恪来到清华园,担任研究院的导师。

  更何况徐右冰本身这个人也不咋样,就是个爱炫技,也很会投机的主儿,他尤其擅长和中书协、中国书法院等那些“领导们”拉关系、拍马屁,无论其人品,还是其作品,又怎么可以与古人相提并论呢?你最后还提到金伯兴,说他的“毛病是略显粗糙使狠,文雅荒率之气与谢无量比尚有间”,所以尽管上他的课不点名,但来的学生却最多,你和他不可同日而语!其次,谢无量的书法怎么能用“荒率”来评价呢?那叫真性情!你没有,所以你体会不了,你始终都在端着姿势写字,在作品里你始终找不到你自己。

  所以,陈寅恪被戏称为“教授的教授”,即源于此,很是可悲!虽然你也有些理论底子,写了不少书法理论方面的文字,但基本都是以考据为主,咬文嚼字、婆婆妈妈的时候居多,几十年来,创新性的思维和观点几乎为零,也基本已经被囚死在古人的资料堆里、字堆里,1953年末,郭沫若和李四光写信并派人到广州中山大学盛邀陈寅恪出任中国科学院中古史研究所所长时,他提出了两条谁也不敢提的“任职条件”:一,允许研究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二,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证明书,以作挡箭牌。

  另外,你多以写小字为主,很少见到你的大字创作,榜书就更少见了,即便偶尔见到,也不过是小字的放大,而并非真正大字或榜书创作的那种笔法技巧,陈先生不但要“不学政治’,甚至还要最高领导开个“证明书’,以免口说无凭,这一点和刘正成如出一辙,当然你们也是穿一条裤子的,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感受到陈寅恪先生作为一代学人的伟大品恪和高贵气质,到老了便开始借机发泄,这其实是典型的小人作派,不光明,也甚是可恶!曹先生,当自反省啊!————————————